浪漫的学院派交友网站
心碰心测试
心碰心测试
您的邮箱:    
您的呢称:  
性 别:
输入密码:  
确认密码:    
我要投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网友美文
应《触角》诗刊解读《水边的荷尔德林》
    作者:  月亮上的仲达 发布时间: 2016-10-31 16:51:18
<div  style="display:none">fiogf49gjkf0d</div>
原诗:
《水边的荷尔德林》
W.S.默温

我睡梦中那层冰它又在追随某人
它以为是我在黑暗中而我认出它的白舌
它以冰寒的光芒禁锢我直到
我变成那里的一棵孤树,我碎裂
拖着残肢穿过地下黑暗的岩石呼叫夏日
你在哪儿你将会去哪儿我怎能与你错过
静谧池塘的金色薄层在蔷薇下闪耀
正午花间,温暖的桃子在我掌中静眠
我想尽办法寻找你直到世界末日而我
却无法说出我是谁,接着我看到
幽深巨大的峡谷中,夜晚降临时那束光的撤离
如号角吹出的音符,随即一阵黑风
带走我熟悉的一切,而这个陌生的清晨
云驶行水面,越过阴暗的颤栗的白杨林
那炫目火焰四周的天空屏息无语,彼岸
白色羊群在渍水草甸里流涌过
沉默的牧羊人,而此刻,我听到
一声铁锤敲击铁砧的脆响,一只冰鸟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歌唱它自己的国度
若其中有任何事物留存那终将不会是我

Hölderlin  at  The  River  

by  W.S.  Merwin  


The  ice  again  in  my  sleep  as  it  was  following  someone  
it  thought  was  me  in  the  dark  and  I  recognized  its  white  
tongue  
it  held  me  in  its  freezing  radiance  until  I  
was  the  only  tree  there  and  I  broke  and  carried  
my  limbs  down  through  dark  rocks  calling  to  the  summer  
where  are  you  where  will  you  be  how  could  I  have  missed  you  
gold  skin  the  still  pond  shining  under  the  eglantines  
warm  peach  hanging  in  my  palm  at  noon  among  flowers  
all  the  way  I  was  looking  for  you  and  I  had  nothing  to  show  
until  the  last  day  of  the  world  then  far  below  I  could  see  
the  great  valley  as  night  fell  the  one  ray  withdrawing  
like  the  note  of  a  horn  and  afterwards  black  wind  took  
all  I  knew  but  here  is  the  foreign  morning  with  its  clouds  
sailing  on  water  beyond  the  black  trembling  poplars  
the  sky  breathless  around  its  blinding  fire  and  the  white  flocks  
in  water  meadows  on  the  far  shore  are  flowing  past  their  
silent  shepherds  only  once  now  I  hear  the  hammer  
ring  on  the  anvil  and  where  I  cannot  see  it  
a  bird  of  the  ice  is  singing  of  its  own  country  
if  any  of  this  remains  it  will  not  be  me  



这是一种自我消解的循环,并非解读,或可称之为某种读者意识共振的产物。

这些连缀的语句,是一种宇宙的扰动,也可以比作一种语言函数,而似乎,我们只能透析它的美感,而不能抓取它的实质:它到底是粒子、是波、还是散落的符号?

“作者既不是文本的源头,也不是终极,作者只能造访文本。”读者的访问,无非是在一列运动的语言之波上,截取出一个片段,它仅仅受限于读者这一特定的时空,甚至作为“我”的解读,也不等同于“解读”的读者所接收的信息。

这种无意义从四面八方而来,严谨性的考虑,我们已无法亲历W•S•默温所在的场域,一行文字经过若干时空的衍射、折射以及干涉,扭曲地到达我们的面前。如果,我们试图还原它每一个符号的意义,似乎是徒劳的;如果我在搜索栏里输入“W.S默温”,将产生数百个不同的结果,构成与我这个解读行为所平行的“能指”,这些符号的象征性,为我们打开了一张令人迷惑的网,每一点都进行分叉,产生更加多重的含义碎片,甚至让“追求更加精确的含义”这个行为本身成为一种荒诞。语言一经产生,即经由无数时空的岔路放射成随机的网。它是单向的,是不可逆的,它只能扬起碎片,而不能重新聚合。

我们似乎看到诗人通过一系列语言反应链,构造了一个薛定谔的盒子。元素的衰变将随机触发余下的反应机制,导致猫“生”或“死”的不同事件。从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存在状态也是一种随机事件,其中大量的空间留给了语言和符号的互相叠合和冲突。

“我想尽办法寻找你直到世界末日”,“我”在寻找什么?而直至最后,连我“寻找”这个行为,都被碎拆在无穷的表象和象征含义之内了。而“解读”它,也正顺着无数能指的碎片攀援而上,在这条绝壁上,每个可供踩踏的碎石无时无刻都在进行自我衰变,在“寻找”和解读这个行为发生之时,它就意味着终将丧失“我”这条不归之路。

语言经过内心的镜子,照射出一叠模糊的幻影,或许在表面上产生情感或色彩。但,它不代表某种确定的意义,而“情感”只是折射  “我”存在的一瞬,即诗人在诗歌中遇见的一系列意象,他们是存在的投影,而不是存在的本身。

解读这首诗歌的行为,似乎也恰好与作者的“寻找”构成暗合,每次寻找都是碎拆,作者的“存在”已经散落在  “蔷薇”“桃子”“云”和“白杨林”之间的符号意义上,一切都是“我”而一切都不再是“我”。

2016-6-20

注意:非注册用户没有发表信息的权利。登陆罗曼书香门第>> 我要注册>>
用户名: 密码:
                    
@2008年罗曼书香门第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安全提示
客服邮箱:puwendong@tsinghua.org.cn
浙ICP备06021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