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学院派交友网站
心碰心测试
心碰心测试
您的邮箱:    
您的呢称:  
性 别:
输入密码:  
确认密码:    
我要投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网友美文
男女对话中的情感表达(上)
    作者:  一文布衣 发布时间: 2016-11-5 22:22:43
<div  style="display:none">fiogf49gjkf0d</div>                            男女对话中的情感表达(上)
前言:    
          9月24日晚的罗曼人人从从众众微约会,濮掌门原定由丹麦奥胡斯大学认知符号学海归硕士、浙江大学人文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博士Star老师给各位讲语言的艺术,但是在活动的两天前Star老师就已经向濮老师说过当天晚上有事不能出席。这真让人感到非常遗憾。这种情况下,一方面我联想到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语言交流表达方面也有一些体会和积累,另一方面从男生的立场和视角出发的语言表达和女生之间也有差异。所以当天我就临时主动请缨向濮老师提议:不妨由我先登台胡侃一番,希望能够抛砖引玉,贻笑大方之间期待Star老师今后有机会精彩的讲演。事后空下来,我把当晚演讲的内容略作回顾,重新加工整理成书面版的形式纪录下来。我希望各位罗曼同仁,特别是Star老师能在阅后多提宝贵意见。

正文:
          《汉书.艺文志》有云:“学诗之人逸在布衣,而贤人失志之赋作也”。诗言志,诗缘情,说起“言”这个字,本身就包含着表达的意思在内。昔者孔夫子曾曰:“《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你不说话,又有谁能知道你的意愿呢?说话没有文采,那就打动不了人。言有很多种,有正言,“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有雅言,“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当然还有戏言,“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文以载道,诗可缘情,古人诗文并举,情理自在文中。可惜本布衣不贤不肖,进士不第之辈,落拓潦倒之徒。我既不会吟诗作赋,于艺术更是门外汉,不过对于语言,我和大家一样都并不陌生,因为语言是人们的交流和表达的工具,日常生活之中无论听说读写都要用到。同时我还是一个观察者和思考者,在此不妨略举几例男女对话语言,并谈一下当中的情感表达。  

        说起对话,其中最经典的舞台表现形式当属话剧。话剧是一种以语言对白为主体的综合性艺术形式,是文学和语言的艺术,而台词语言又是话剧的魅力所在。前不久的6月18日,在罗曼的旗袍秀活动中,我出演了罗曼版《暗恋桃花源》的江滨柳这个角色,在排演的过程中对于话剧角色表演也有一些自己的体会,我已经把其中的一些心得体会写在了《话剧〈暗恋桃花源〉排演后记》这篇文章里,其中内容在此不再赘述。演出虽然还算成功,但我是感到意犹未尽的,因为当时演出的只是《暗恋》中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上海公园中江滨柳和云之凡分离的片断。其实随着剧情的展开,我个人觉得真正具有戏剧意味和角色张力的是后半段,也就是时隔四十年后江和云在台北医院相会的一段。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江滨柳在上世纪中叶家国动荡的大时代背景下最终去了台湾,因为一直没有爱人云之凡的音讯,所以江滨柳不得已在民国五十二年(1963年)和台湾本身籍的陈美如结婚了。江滨柳和江太太之间的婚姻应该是台湾当时非常典型的外省人和本省人结合的婚姻。江太太是一位非常贤惠的妻子,几十年如一日一直照料着江滨柳的生活,唯一的遗憾就是除了生活饮食习惯上有差异外,江太太有时望着静静地不说话的丈夫江滨柳觉得有点不懂江滨柳的心事是什么,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断江滨柳的静思。江滨柳和他太太陈美如之间的日日就这么几十年过下来了。但是最终一件突入其来的事打破了他们之间生活的平静。江滨柳终于慢慢老去,慢性病发作的他生命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弥留时刻。当江滨柳得知云之凡也来到台几十年后,在他生命最后的时刻终于鼓起勇气在《中国时报》上登出了一则《寻人启事》,由此引发了暗恋结局的故事。
在暗恋的结局中,江滨柳两次见到了云之凡,一次是在梦境(幻境)中,一次在是现实里。“许我向你看向你看,多看一眼。我苦守着一个共同的信念,今天才回到我的面前。”在梦境中,年老的江滨柳见到了久别的年轻时的云之凡。梦境中的江滨柳一边哼着“你是晴空的流云,你是子夜的流星”,一边拿着一叠信向云之凡走去,两人之间有一段对话
[云之凡:天气真的变凉了。你怎么了?我在跟你说话。你有心事?
江滨柳:我已经写了一叠信给你。
云之凡: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
江滨柳:我写了很多年,很多年。
云之凡:你这个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哪来这么多时间些这些东西呀?
江滨柳:可是这里面,有我们很多的理想,很多的想法。
云之凡:想法?你要有想法就拿出勇气来做,你别老是想。滨柳,你要知道,新
中国就是被你这种人给拖垮的。你难道还不清楚吗?这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云之凡将信散落)                                                                                                                                  ]
这一幕舞台上当梦境的江滨柳走过去和云之凡对话时,在舞台上的另一头,江太太也在和护士讲述着和江滨柳相识和几十年来共同生活的一幕幕,然后电话铃声响后,江太太含着泪,忍着伤痛在电话中和另一头的亲属述说着老伴的病情:“可是有时候半夜一痛就。。。现在中西药都在试,路途那么远你就别来了,这里的事情我会处理。你放心吧,医生是和我说。。。。。。我自己心里有准备,我不要紧啦,你不要过来啦。”也就在江太太说这段话的同时,江滨柳停止哼歌回头向江太太望去,之后便是上面云之凡“这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这一段对话。

        其实这是一段舞台隐喻,右边是江滨柳心中的一生所爱---云之凡,左边是江滨柳的一生所伴----陈美如,正是亲情向左爱情向右,亲情爱情孰轻孰重?除此之外还有一层含义:理想归理想,生活是生活。结合暗恋上集中云之凡的话:“你一定要忘记才能重新开始。滨柳,这些年我们也辛苦够了,  一个新的秩序,一个新的中国就要来了。”可见当年身处大时代背景下的江滨柳和云之凡之间的爱情并不仅仅是小儿女的卿卿我我,除此之外还应有更大的家国梦想在内。那么假使江滨柳和云之凡在民国三十七年的上海公园分别后,两人音讯并没有中断,在台北很早就重新相逢然后结合,江滨柳和云之凡两个人之间的婚姻生活会如何,尘世中的夫妻生活是否又会时时都像那“一切都停止了,好像梦中的景象”一般宁谧安详?现实生活中,江滨柳和她的相伴的妻子陈美如之间,除了“有时静静的不说话,有点孤僻,没事就喜欢自己泡杯茶”外,在生活中他亦是一个尽职的好丈夫。江滨柳在人生的弥留时刻,掏出了一个信封,对自己的妻子陈美如交待着后事。
[江滨柳:“那床头抽屉里,有个信封是给你的,打这个电话给陈代书,请他赶快把咱们房地产的名字转到你的名字上去。”“这是我的一张保险单,15年到期还差两年,到时候就可以拿这张单子去取钱。”                                                          ]
说这段话的时候,江滨柳的口气还是平静的,但是很快他就激动了。
[陈美如:“你只要好好养病,你就是想太多了。。。。其他事情都不要想。”
江滨柳:“你先回去把你要办的事办了,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美如你先回去把你要办的事办了,我不要人陪我,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可不可以啊。。。。我不要人陪我,我一个人在这儿静一静可不可以啊!”                                                ]
此时的江滨柳显得比较焦躁甚至比较激动。口中越说要静一静的人,心中却是心潮澎湃,那么他是真的不需要人陪吗,还是要等的那个人没有来?终于,江滨柳心中等待了多年的那个人还是出现了。病房传来了几声敲门声,云之凡来了。
[云之凡:“我是看到报纸来的,你的身体是。。。这,这围巾。。。”
  江滨柳:“这些年。。。。天冷了我就。。。。一直围在身上。”
  江滨柳:“什么时候看到的报纸啊,什么时候。。。。看到的报纸啊?”
  云之凡:“  今。。。。。。,。。。。登的那天就看到了。”
  江滨柳:“身体还好啊。。。”
  云之凡:“还好啊,去年动了一次手术。没什么,年纪大了,我前年都做了外婆  了。”                                                                                                                              ]

          上面这一段对话体现的江滨柳和云之凡两人在久别重逢之后的一种相互之间的在意和牵挂,中间也隐藏着一些微妙的东西。其实江滨柳等待云之凡已久,特意问了云之凡一句“几时看到的报纸”,云之凡在犹豫片刻后据实说出登的那天就看到了,因为此时的云之凡也已经是做了外婆的人了,凡做事也要和家人商量,其实她是在儿子的陪同下来到医院看望江滨柳的。毕竟岁月苍桑,说这一段相互问候对话时两人之间的内心一定是很激动的,但是多年了情绪都还是比较克制。但是随着对话的深入,江滨柳的语气开始变得哽咽,情绪也变得慢慢激动起来,他终于在云之凡要离开的那一刻说出了多年来压在心底的一句话。
[江滨柳:“之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云之凡:“我,我写了好多信到上海,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我先生很好,他真的很好。”]
此时的江滨柳终于克制不住自己,老泪从眼眶里忍不住流淌下来,向云之凡伸出了手,云之凡回过身来再次走到江滨柳身边,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这不是当年青年情侣间小手的轻轻一牵,而是历经苍桑岁月的两位老人在几十年离别后重逢一刻的回望,无奈和牵挂的最后体现。“我真的要走了”,这次云之凡是真的要走了,江滨柳与云之凡之间的命运就定格在这一刻了。

        我心里有一个念头,我想有机会的话能够把这《暗恋》的下半部分也能搬上罗曼的舞台。但是假如依旧是我出演江滨柳这个角色的话,那对我而言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首先,老年人说话的语速、语气和语调和中青年人都是不一样的,还有眼神,面部表情和步态都不一样,其中特别是眼神和面部表情的把控,这些外在的表演其实还得源自对人物内心世界的把控。《暗恋》上半部分还仅仅只是一对青年男女在离别戏,这尚且可以本色出演,它的下半部分江滨柳在弥留之刻和昔年恋人云之凡的重逢,在历经沧桑之后人物身上蕴含着的情绪张力也不一样。所以说要挑战自我,超越自我来演绎角色的难度是很大的。而且除此之外演话剧不是独角戏,还需要其他同仁的配合,毕竟大家都是在职工作人员,这里还有一个协调和组织的问题在内。

        《暗恋》这部戏毕竟还是太沉重了,民国年间大时代背景下痴男怨女的悲欢离合距离我们到底远了点,这其实是我们大家爷爷奶奶辈的故事了。那么大家应该都看过2013年赵薇导演的《致终将逝去的青春》这部电影,其中的情节反映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的大学生活。包括我在内的罗曼各位同仁都是走过花季,趟过雨季的大龄青年了,回首望去青春已逝,所以大家对这部电影都倍感亲切。简单地讲《致青春》其实就是一个女追男的故事。现实生活中女追男并不是俗话中的隔层纱,其实是隔张网。这张网有时是蜘蛛网,有时是铁丝网,当然最极品的还是当属陈孝正这样的由蜘蛛网和铁丝网前后两道组成的复式网。我们的郑故娘薇薇凭着努力穿过了第一道蜘蛛网,但是却万万没想在毕业季撞到了第二道铁丝网上。郑薇同学自从在男生寝室被陈孝正同学推倒了以后,和陈同学之间几番“碰撞”,最后在紫鹃姐姐的一番点拨下终于读懂了自己内心的呼唤----对于陈孝正,其实讨厌是假,喜欢是真。读懂了自己就要行动,正如紫鹃姐姐所言:“爱就要勇敢地追求”,玉面小飞龙大胆地对陈同学做了第一次表白,这也是电影里一个很经典的桥段。郑薇来到了男生楼底下,约出了陈孝正同学。
[郑薇:陈孝正,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
  陈孝正:你神经病啊!    (然后一个踉跄逃回了寝室)                                  
  郑薇:陈孝正,陈孝正,我是认真的。                                                                    ]
郑姑娘的大胆表白令陈孝正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前一段时间还在要他道歉的小女生居然说喜欢他,不过他的表现也稍微夸张了点,一般的男生面对我们薇薇这样可爱的小女生的表达,即使一时感到突然,也会在惊讶后微笑的吧。郑姑娘在第一次表达遭拒后并没有放弃,她选择了在图书室的英语角中对陈孝正进行当众表达。
[郑薇:陈同学,我喜欢你这句话用英文怎么说啊?
  陈孝正:我不喜欢你,还要我说多少遍。
  郑薇: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从今往后你要是说“我不喜欢你”,意思就是说“我  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你要是说“你烦不烦啊”,就是说“你真漂亮”;你要说“到底想干什么”,就是说“我想你了”;你要是说“无聊”,就是说“看见你真好”。
陈孝正:无聊。
郑薇:我就知道你会说看见我真好,我也是。我忘了告诉你,你不说话就是你暗恋我很久了啊。                                                                                                              ]

        郑薇姑娘在图书馆英语角对陈孝正的一番当众表白是高屋建瓴的,不仅言等同于行,而且也可以说是占据了情感高地,在男生的羡慕和嫉妒中,陈孝正感到了一丝压力。同时,郑薇的这一次当众表白不仅园里,在女生宿舍里也掀起了一番波澜。有人为薇薇姑娘叫好,也有人认为薇薇姑娘不值:放着眼前爱自己的人(许开阳)不要,一定要去啃难啃的骨头。话说女生宿舍里四个女生一台戏,她们各有各的人生态度和婚恋价值观。首先,阮莞是一种类型,她是学校里大部分男生的梦中情人,一般的男生第一眼都会喜欢阮姑娘这样的。但是阮莞这类女生是一般人万万追不得的,因为她可以和你谈人生、谈理想,但是绝对不会和你谈恋爱,这样的女生外表看似温婉,骨子里其实是花岗岩。第二种类型是常规型,也就是黎维娟这一种类型,黎维娟是一个非常现实同时也是头脑非常清醒的女生。黎维娟一开始就把学校男生的底细都摸清了,“他(陈孝正)是不错,就算他成绩好,可是等到他前途到来,黄花菜都凉了。我听说他家境不是特别好,找男朋友还是得现实一点儿。”开始时黎维娟是反对郑薇和陈孝正在一起的,她最关键的反对理由并不仅仅在于陈孝正是一只潜力股。在图书馆里黎维娟和陈孝正用英语说了下面一段话。
[黎维娟:For  people  like  you  and  me,  from  humble  families  …
  Love  is  dangerous.  And  we  can  easily  get  hurt.                                      ]
和陈孝正同样来自基层普通贫寒之家的黎维娟很明白一个道理: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郎。黎维娟从自己的经历和想法认为像陈孝正这样的“牛奋男”心中最看重的还是自己的前途,在关键时刻一定会掉链子做负心郎。果然后来郑、陈之间恋爱的发展确实是被黎维娟不幸言中的,当然这是后话了。接下来,再来看女生寝室里的第三个女生假小子朱小北又是一种类型,表面上打扮和性格都像男孩的朱小北看似是“哥们型”的女生,实则不然。出身贫寒,由姐姐供养读书的朱小北其实有着一颗敏感、自尊和多情的心。在剧中朱小北曾说过她喜欢一个男孩,但那男孩却从来没正眼看过她。有些朋友仅凭食堂里许开阳大大咧咧地像哥们般的一搂时,从朱小北脸上不自在的神情就认为她暗恋的男生就是许公子。其实,这是大大的误解,朱小北的表现只能说明她假小子的外表只是一种掩饰的屏障和人前的包装,她骨子里是和其她女孩一样矜持和羞涩的。在原著小说中,朱小北喜欢的是江南,电影之中没有明说,但是电影中有一幕,在黎维娟说陈孝正有郎情妾意但没点穿的准女友(曾毓)时,朱小北和郑薇都面露关切之色不约而同地脱口说出:“什么准女友啊”,后来朱小北还说了一句:“嫉妒,统统都是嫉妒”。由此可以想见朱小北暗恋的男生也许未必就是陈孝正,但一定也是勤奋努力有上进心和追求的男生。最后我们的薇薇姑娘又是一种女生的类型,在情感上郑薇是一个既非常大方、大气,又非常坚定执著的一个女生。郑薇姑娘在姐妹们面前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也可以说是她的爱情宣言:“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郑薇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后来她等在陈孝正上课的教室外边,蹲守在楼梯上看书,还拿着蛋糕坐在陈孝正晚自修的教室里。最后,在校园的学生文艺汇演中,郑薇姑娘大胆地走到舞台上,用一首《红日》表明了心意----“。郑姑娘接下来的这一系列看似“纠缠”实则主动大方的追求行动是起到效果的,陈孝正的心里是起了涟漪,面对这么可爱的玉面小飞龙又有哪个男生会不动心呢。在经历了一些曲折和波折之后,在那个下着雪的冬天,陈孝正面对着求爱不成“自甘堕落”和男生们厮混在一起的郑薇,慢慢地终于发现自己的心里其实是在意和在乎郑薇的,由此玉面小飞龙终于成为了陈孝正的一个异数。

        随后,电影中在第二年的国庆节,这群小伙伴们一起去了阮莞的老家布依族山寨游玩,在夜色中的草地上,郑薇和陈孝正两人有一段亲昵的“摸胸”戏。这个大家都懂的,现实中电影这种艺术形式在荧幕剧情的表达上会受到有形无形的一些限制,其实在辛夷坞的小说原著中郑薇和陈孝正两个人在大三那年的暑假就已经偷尝过禁果了。但是郑薇和陈孝正之间情感的道路注定不会一番风顺,“我愿能一生陪伴着你,结伴行,千山也能踏过”,这是当日郑薇在台上唱的,也是郑薇的心声,不过在毕业季陈孝正的选择和自我辩白那番话却是真正令郑薇心酸了。
[郑薇:只是我不能明白,我跟你的前途必然是不能共存的吗?其实你一早告诉我  ,我未必会阻挠你。
陈孝正: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人首先要爱自己。我习惯了贫贱,我没有办法让我爱的女孩子忍受贫贱。                                                                                                  ]
此时陈孝正的自我辩白在我一个外人看来显得很自相矛盾和苍白无力,从开篇能够料到结局,我想陈孝正骨子真正的性格和想法从在男生寝室里为了保护自己的建模而不惜推倒薇薇姑娘后说的那一段“冷血无情”的话里就已经体现出来了
[陈孝正:我推你是因为你不但差点弄坏了我的东西,而且还挡住了我抢救它。
  郑薇:就算我先动了你东西不对,但是你犯得着为了一个破玩意把我推到地上吗?你要向我道歉。
陈孝正:我为什么要道歉,这个东西虽然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在我看来,比你值钱多了。                                                                                                                      ]
郑薇没有想到陈孝正是一道“复式网”,她没想到在努力穿过了前面一层蜘蛛网后,后面还有一层更坚硬的铁丝网在等待着她。毕竟校园中卿卿我我的小情侣生活到底还是潇洒在围墙之内,一旦到了毕业季在面临完全踏上社会的那一刻,对陈孝正这类人而言,现实的利益衡量就一定会压断情感的天平。

注意:非注册用户没有发表信息的权利。登陆罗曼书香门第>> 我要注册>>
用户名: 密码:
                    
@2008年罗曼书香门第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安全提示
客服邮箱:puwendong@tsinghua.org.cn
浙ICP备06021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