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学院派交友网站
心碰心测试
心碰心测试
您的邮箱:    
您的呢称:  
性 别:
输入密码:  
确认密码:    
我要投稿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网友美文
男女对话中的情感表达(下)
    作者:  一文布衣 发布时间: 2016-11-5 22:30:17
<div  style="display:none">fiogf49gjkf0d</div>接上文:
        
        其实相比起玉面小飞龙,更了解陈孝正的应该是曾副院长的千金小姐曾毓。曾毓是陈孝正的同班同学,还曾是和陈孝正出双入对却一直没有捅破窗户纸的准女友,这个曾大小姐又是一种类型的女生。对于在情感上被动的陈孝正,比起郑薇,曾毓也是有眼光的,她不计较陈孝正贫寒的家庭出身,主动和他一块讨论学习,一起走路,一桌吃饭。当然作为学业优秀的女生和院长千金,曾毓肯定不会像小飞龙那般直接,她原来的如意算盘是校园里不妨先发展友谊,等到毕业季再拉陈孝正一把,最终水到渠成和陈孝正双宿双飞。不过曾毓没想到斜路里杀出了程咬金---玉面小飞龙,就在薇薇姑娘向陈孝正猛烈进攻的同时,面对意欲横刀夺爱的“情敌”,在晚自修结束后的教学楼底下曾毓也终于屏不住了,她先拦住了陈孝正,开始提前摊牌了。
[曾毓:你不觉得应该主动给我个交待吗?
  陈孝正:交待什么啊?
  曾毓:我在你的人际关系里到底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我不太明白
  陈孝正:你是我在这学校里唯一的,真正的朋友。
  曾毓:哈,是吗?。。。那你还真是自作多情了,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朋友。]
说完后,曾大小姐用力一脚踢翻了友谊的小船,也踢出了大小姐的霸气,或者说是气度。但是口中说“我不大明白”的曾毓其实却是最吃透了陈孝正,也是最明白陈孝正软肋所在的女人。面对情敌的横刀夺爱,她不缺果决,还是落败了,周围人嘴上虽不说她是失败者,但是可想而知她心头的懊恼,其后又在校园中看到陈孝正与郑薇成为如胶似漆的一对,她心里必然是江海翻波浪的。不过曾大小姐毕竟出生宦门,青出于蓝胜于蓝,她在隐忍,在等待机会,最终时刻她算准了陈孝正的弱点,宁可自己放弃机会也要拆散这对情侣。可见曾毓此女的心机和怨恨之深,此女合适玩politics。最后回过头来再来讲一讲陈孝正,陈孝正当年虽然口上说过“我又不是不知道曾毓对我的情意,我原来是不打算在大学里谈恋爱的”,可是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陈孝正当然也知道曾大小姐对他的意思,不过他不接受曾大小姐,按我的说法,一则是自尊心,他不想周围的说他攀龙附凤,他希望靠自己的能力来证明自己,二则相比起来郑薇更可爱而且没有心机。其实在两个人的感情世界里,命运的曲折离奇和人生路上的颠沛流离并不是决定的因素,最关键的还是在于两个人心中各自对于情感的态度和对现实的衡量。《致青春》这部电影是开放式的结局,影片在林静和陈孝正之间似乎更偏向于陈孝正,让人感到也许郑薇会和陈孝正破镜重圆,当然在原著小说中最后郑薇还是嫁给了林静。无论郑薇花落谁家,就戏论戏,我觉得纵使陈孝正在事业上如何功成名就,在感情上其实都称不起我们的郑薇姑娘。在现实的世界中,也许我不会去喜欢郑薇这种类型的女生,但是对郑薇在追求爱情道路上“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我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这份执着进取的精神是相当欣赏的。我认为追求爱情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得到幸福,结果很重要,过程更重要,只要是自己选择的道路,只要过程尽心尽力了,最终无论结局如何,得与失都应该是无怨无悔的。

      “哭不尽多情梦,已忘了伤心痛”,各位朋友,讲完了《致青春》的故事后不妨还是让我们把目光重新投到一千四百年前中国历史上隋唐之交的风云乱世。乱世出英雄,英雄美人乱世情,1993年大陆和台湾合拍了一部大型历史电视剧《唐太宗李世民》,这部戏以大唐开国史为背景,情节围绕着唐太宗李世民和隋朝出云公主的一世情缘展开,剧中傅艺伟饰演的出云公主杨吉儿实际上是一个半真实半虚构的历史人物,她影射的人物原型是唐太宗曾说过“英果类我”的第三个儿子吴王李恪的生母杨妃。在剧中的第一集中,出云公主随同父皇隋炀帝杨广出巡雁门关,皇家车队经过晋阳城外,而正好李世民也在晋阳城外射猎,并以一箭贯喉的绝技射落了一只乌鸦,这只射落的乌鸦连带上面刻有李世民名字的箭碰巧又被公主的侍女沉香捡起拿给了公主姐姐观赏。此时寻觅猎物的李世民和出云公主邂逅初遇,其间又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荧幕男女对白。
[出云公主:你对你做的事情都那么有把握?
李世民:不错,如果你的容貌与你的声音一样美的话,我就娶你做我第二个老婆。
出云公主:大胆,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嫁给你。
李世民:不过,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有把握娶到你。                                              ]
剧中李世民的这一番开场白很大气,因其一言而情定终身,也可以说是引领了全剧的点睛之笔,不过我想生活中应该不会有男同胞见到女生第一面就这样讲的吧,现实中如果真有男生这么对女生讲,得到的答复恐怕不只是“你神经病啊”,接着也许还有清脆的“啪啪”两声。因为毕竟戏剧和生活不一样,同时一则就算论及历史,唐太宗李世民不仅能够弓马得天下,而且是中国古代王朝史上开启了“贞观之治”的一代英明雄主,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评价其“虽逊风骚”,更不是平凡布衣草民所能摹仿。这部电视剧其实是一部融言情于内的历史戏说剧,历史上真实的李世民和杨妃之间的情感对白是怎样的,史书上无从记载,史书上只有“恪母,隋炀帝女也。其母隋炀帝女,地亲望高,中外所向。”等寥寥几语的记载。这当然就留给后世的人们开启大胆想象的空间,不过戏说不等于胡说,虚构也必须建立在合理的想象之上,何谓合理也就是要考虑到人物的时代背景、历史地位,以及特定的社会身份和思想性格。

        一时间我突发其想,脑洞大开,想重新解构再建构这部戏的台词,比如出云公主除了贵气和任性,作为皇家公主应该也有温婉典雅的一面,如果公主在面临李世民的“无礼表白”后换一种口气和说法会如何。
[出云公主:您好!首先,我和您不熟。其次,我不会喜欢上您。最后,衷心祝福您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
如果戏中公主姐姐此言一出,我们的世民兄又该当如何对答啊?我是编剧的话,可以有以下三种对答,其中自有高下,不妨让我说来请读者品评。
[1.李世民:话说“女人的爱是刀子嘴豆腐心”,公主说不会喜欢上在下,那不妨可以喜欢下我嘛,这一下两下的我不也就上来了嘛。                                            ]
很明显,上面这种应答过于轻佻和市井,李世民可是后来被称作“天可汗”的一代大帝,他可不是市井之徒,又岂能说出如此之言?
[2.李世民:公主此言差矣。君子之道,行远登高。吾不畏山高路远,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清风徐来,浮云散尽,望月不畏浮云之蔽也。君愿与卿永结秦
晋之好,万望公主三思。                                                                                              ]
这第二种应答比起第一种听起来了似乎上了点档次,不过还是有问题。一则如果说得快一点,话说这嘀哩咕噜之间,听者恐怕也未必知其所云;二则,上述应答有点过于文气,说得好听点像是翰林学士所言,说得难听点倒像是出自穷酸的落第秀才之口。唐太宗李世民可不是文人,他是出自关陇军事贵族集团的勋贵子弟,自小骑射尚武,后来也是以弓马得天下,扫灭隋末割据群雄的一代骄子。第二种说法的口气依然和李世民不符,少了一种气度。
  [3.李世民:敢问公主所言之“上”字,是“道为上,器为下”里的“上”,还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里的“上”呢?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上穷碧落,修齐治平,世民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
这第三种应答听来又要比第二种强一点了。但是首先这段话里有一个“硬伤”,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这句话的出处是昌黎先生韩愈的《师说》,韩文公排名唐宋八大家之首,活跃在唐宪宗“元和年间”的政坛和文坛,他倡导“古文运动”,被后人誉之为“文起八代之衰”。不过唐宪宗朝已是中唐时期,唐宪宗李纯又被称之为“小太宗”,论辈分他可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八代孙了。要是唐太宗李世民真的说出了第三种应答,那么他肯定是坐“时光机器”穿越到中唐又穿回隋末了。当然假使这个“硬伤”可以跳过,个人认为关键问题还是语言和角色的身份不符,感觉第三种说法中“修齐治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更像是明末清初,那些出身于世家子弟,可以左手持剑右手执笔的侯方域、李岩之流的布衣寒士所言。一来,在中国古代“士”和“王”之间还是有差别的;二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暗含悲凉之气,少了一份从容和自信。所以最终我感到还是原剧中李世民“就算你不答应,我也有把握娶到你”在语言表达上更为精炼,更为传神,也更能体现李世民的帝王之风和盛唐气象。当然另一方面或许是本布衣水平有限的原因而无法超越原著,同时我也期待更好的应答。

        《唐太宗李世民》剧中的李世民是说出了那么有“把握”的话,但是在戏中隋末唐初的风云中李世民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地就拥有了出云公主。实际上,言里言外,真正决定男女之间情感走向和婚恋的并不是表面的话,而是在于言外的力量。电视剧的情节是虚构的,但是在唐太宗贞观年间有史可载的皇家之间的求亲确实有这么家喻户晓的一件。朋友们中应该有人去过云南的丽江吧,美丽的丽江古城是滇藏茶马古道上的一颗明珠,当年唐朝文成公主入藏走的就是这条路线。滇藏茶马古道伴随着茶马互市而兴起,它是中原汉族和边疆少数民族经济互补的通道,也是文明和文化传播的孔道,再说得好听点,它也是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联系的纽带与和好的象征。历史上公元七世纪在松赞干布的领导下,一个强大而统一的吐蕃王国崛起在青藏高原之上。松赞干布仰慕大唐文明,遣使求婚,派出了以国师禄东赞为首的求亲使团。围绕着文成公主入藏,民间有一个“五难藏婚使”的故事,相传唐太宗出了五道难题来考验吐蕃求亲使禄东赞,结果被聪明睿智的禄东赞一一化解,最终唐朝答应了吐蕃和亲的要求,文成公主顺利入藏。不过这只是传说故事,历史上真实的文成公主入藏的背后,结合着大唐和吐蕃两国之间政治、经济、外交及军事多方面的衡量甚至较量和冲突碰撞,这中间有一个慢长曲折的过程。实际上唐王朝一开始压根看不起吐蕃,直接回绝了对方的和亲要求,但是没料到吐蕃早有准备,松赞干布在边境上陈兵二十万,闻讯挥师直攻唐朝边关重镇松州,掳掠人畜无数,并扬言要打到长安,跃马渭桥。在两国交锋中,唐廷屡败不胜,感受到了吐蕃的军事压力。吐蕃方面在展示了己方的决心和实力后见好就收,给了唐廷台阶上表称臣谢罪,并进一步表达了自己求亲通婚的愿望,再次遣使求婚,在这种情况下唐廷才选取宗室女子封为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皇室和亲如此,民间婚娶也很类似,很多时候陌生男女之间要走到一起不是那么容易的,有时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相爱中间恐怕还会有一个相拒的环节。

        有点扯远了,言归正传,我们还是回到语言表达这个主题上,并回到罗曼和现实之中。“我来罗曼,是期待着能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共度一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话说在罗曼有不少女生都说过类似这句话,如何解读?首先这句话中的那个“人”不是泛指而是特指,二则这句话中一般隐含了一个“我”字,这个具体的“人”和“我”字在句中隐藏的位置有关。那么这个“我”字到底该插到哪里呢,究竟是理解为“我真心喜欢的人”还是“真心喜欢我的人”呢?这就只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金刚经》易诵,无字心经难读;佛在灵山何处求,灵山只在汝心头。我认为最合理的解读应该是“你情我愿,你来我往”,男女情感中只有“我”是不够的,还要有“你”,我和你彼此吸引相亲相爱才行。世间男女同时两情相悦的比较少,大部分情况是凤求凰,偶尔也有红先黑后,通常情感的表达会有一个过程。那么女生有的女生的表达,男同胞也有男同胞的问题,而且男同胞们更容易陷入误区。“乱花渐欲迷人眼”,阆苑仙境中有不少仙葩和奇珍异果,是否看到的就都能属于你?百花园中鲜花盛开蜜蜂来,大部分蜜蜂都是东采西采,那么哪一朵花的背后才真正藏着你的公主姐姐呢?  有个成语叫做“众星捧月”,茫茫宇宙中星星很多,月亮也有很多,很多时候星星们并不仅仅是围绕一个月亮在转。大部分男同胞采用的是四面撒网的策略,面对花花世界,难免心浮气躁。“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男生们有时合理地痴一点,适当地专注一点,也是有必要的啊。再往深处说,什么是喜欢?人是自然人、经济人、思想人,是各方面构成的多维结合体,坐标中涵盖了相貌、年龄、学历、职位、收入、家境、性格、人品、缘分等等条件要素。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喜欢必有理由,只是每个人心中具体的衡量不同,也就是统计公式中各个条件要素前的权重不同,超过心中阈值的就会喜欢。喜欢具有共性也有特性,一千个人里面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也有一千个林妹妹。听闻Star老师曾言“痴迷于某些条件上是永无止境的”,本布衣向来不拘一格,平生最为痛恨门户之见,对此深有同感。士与女,求相知矣,知音其难哉!逢其知音,千载其一呼?知音之间应具有双向互动和水乳交融两大质素,我有感于Star老师的境界,相信像Star老师这么有内涵、性情恬淡的女子一定能够得遇知音,收获一颗真情实意的心。女同胞们囿于心中的条条框框,是得不偿失的,那么对男同胞而言呢?有道是“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对男同胞而言有时应该反求诸己,不怕别人不了解你,只怕自己做得不好。再而言之“知易行难”,知道不等于做到,想对她好并不等于能对她好,口头上的“让你幸福”在现实中要实现是要付出很多努力的。

        言有穷而情不可终也,世间情有友情、爱情、亲情,进一步则“一个女婿半个儿”,退一步则“生意不成交情在,夫妻不在朋友在”。人生路漫漫,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不过东边日出西边雨,墙里开花墙外香,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未为不可啊。有形的路在脚下,无形的路在心间,在笔头。行文似流水,莫若如登高,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君子之道,行远登高,亦是如此,正所谓: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有故人。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后记:
          口头之言和书面的文章之间有联系有区别,为文比单纯的言更难,不过两者之间的根基是相同的,所谓:“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夫以无识之物,郁然有彩,有心之器,其无文欤?”为情而造文,造文而述情。然布衣乃凡夫俗子尔,情思起落沉浮之间,文思亦时阻时涌,不得已偶借杯中之酒浇心中块垒,一月有余,草成此文,噫噫。。。綴文者情动而辞发,结局无论是巧发奇中还是众矢之的,是无人问津还是墙里开花墙外香,都希望观文者能披文以入情。

                                                                                      一文布衣
                                                                                    2016年11月5日


注意:非注册用户没有发表信息的权利。登陆罗曼书香门第>> 我要注册>>
用户名: 密码:
                    
@2008年罗曼书香门第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安全提示
客服邮箱:puwendong@tsinghua.org.cn
浙ICP备06021561号